<var id="lnrbt"><video id="lnrbt"><listing id="lnrbt"></listing></video></var><var id="lnrbt"><strike id="lnrbt"></strike></var>
<var id="lnrbt"></var>
<menuitem id="lnrbt"></menuitem>
<menuitem id="lnrbt"></menuitem>
<var id="lnrbt"></var>
<var id="lnrbt"><video id="lnrbt"><listing id="lnrbt"></listing></video></var>
登錄
您的位置:  首頁  學術交流
  

教育家的“樣子”

  

陶行知先生曾經寫過一篇文章專門討論教育家的素質。在他看來,常見的教育家有三種:一種是政客的教育家,第二種是書生的教育家,還有一種是經驗的教育家,陶行知先生贊成什么樣的教育家呢?今天的教育家究竟應該具備什么樣的素質素養呢?今天為您分享謝維和教授在“未來教育家成長計劃”啟航儀式上的報告,我們一起來看。

教育家究竟是一個什么樣子呢?我覺得這個事情真的挺值得研究的。我用“樣子”這兩個字,指的是教育家應該具有一些什么樣的素養、特征或者是特質。今天的教育家究竟應該具備什么樣的素質素養呢?我結合陶行知的思想給大家做一點介紹。

陶行知的觀點

陶行知先生曾經寫過一篇文章專門討論教育家的素質。在他看來,常見的教育家有三種:一種是政客的教育家,只會運動,說官話、說套話。我覺得,我們學校當然要有宏觀政策的指導,但是不能僅僅說一些套話,上下一般粗地說一些報紙上領導的講話;第二種是書生的教育家,只會讀書、教書、寫文章、發表論文,只會把知識教得很好,他不知道當教師更重要的是教人,而不是教書,這一點陶行知先生和葉圣陶先生也說過很多遍;還有一種是經驗的教育家,只會干、盲動,悶起頭來辦辦辦,不去思想,只會就事論事地做事,不能就事論事地想事,這樣也不行。第一種肯定不是教育家,第二種、第三種也不是最好的教育家。盡管教育家的確需要讀書、寫文章,盡管教育家也需要有實踐,但這些也不是最好的。那么,陶行知先生贊成什么樣的教育家呢?他說必定在下列兩種要求素質當中得到一種,方才可以算為第一流的人物。

第一種素質,就是敢探索未發明的新理。也就是說,我們在教育界做事的人,膽量太小,戰戰兢兢的,對于一切新理小驚大怪。我們現在有的時候看到學生寫作文,一定要寫“大驚小怪”,好像寫“小驚大怪”就變成了錯字,其實沒有錯,關鍵是他意思表達了沒有。我們有的時候一說就是“大驚小怪”,實際上“小驚大怪”為什么不可以?梁漱溟先生說,他寫文章的時候,為了強調某種意思,也經常會以某些非常通俗的方式與文字表達自己的想法。有時候我們的老師則認為是錯的,表達不通?!靶◇@大怪”,如同小孩子見生人,怕和他接近,又如同小孩子遇到了黑房,怕走進去,究其結果,他的一舉一動,不是欺凌古人,就是仿效外國;也如同一個小孩吃飯、穿衣,都要母親幫助,走幾步路也要人扶著,真是可憐。陶行知寫文章就是寫得好,讀起來爽快。這是他說的一個,要敢探索未發明的真理。我們在教育界任事、做事的人,如果要想自立、想進步,就必須膽量放大,將實驗精神向那未發明的真理貫射過去;不怕辛苦、不怕疲倦,不怕障礙,不怕失敗,一心要把那教育的“奧妙新理”,一個個地發現出來,這是何等的魄力。教育界有這種魄力的人,不愧受我們的崇拜。 

第二種素質,則是敢入未開化的邊疆。什么意思呢?從前的秀才以為“不出門能知大天下事”,久而久之,“不出門”就變做“不敢出門”了。我們現在的學子,還沒有解脫這種風氣。試將各學校的《同學錄》拿來一看,畢業生多半是在本地服務,那在外省服務的,已經不可多得,邊疆更不必說了。一般有志辦學的人,也專門在有學校的地方湊熱鬧,把那邊疆和內地的教育都置在度外。推其緣故,只有一個病根,這個病根就是怕,怕難、怕苦、怕孤、怕死,就好好地埋沒了一生。我們還要進一步看,這些地方的教育究竟是誰的責任,我們要曉得國家有一塊未開發的土地,有一些未受教育的人民,這些人民都是我們沒有盡到責任。責任明白了,就放大膽量,單身匹馬,大刀闊斧,做一個邊疆教育的先鋒,把那邊疆的門戶一扇一扇都去打開。這又是何等魄力的人。有這樣的魄力的人,也不愧于受我們的崇拜。

開辟與創新

我真的是喜歡讀陶行知先生的文章,我覺得在讀的時候,我自己也是在做自我教育,我也常常反思我自己做到了嗎?我自己有這種魄力嗎?我自己有這種勇氣嗎?敢探索未發明的新理,即是創造精神;敢入未開化的邊疆,即是開辟精神。

陶行知先生說的這兩條標準,屬于什么樣的素質和能力呢?是意志品質、是非智力因素,這是一個大道理。前不久,習近平總書記在清華講,心懷“國之大者”,把握大勢,敢于擔當,善于作為,為服務國家富強、民族復興、人民幸福貢獻力量。做教師的、做教育研究的、做“教育家”要有這種大道理在胸中,不僅僅是智力的因素。陶行知先生說真正的教育家,更重要的是這樣一種魄力、這樣一種意志品質。這種教育家的意志品質,這種創造精神與開辟精神今天應該具有什么新的內涵,他當年講的敢入、敢做,這樣兩種教育家的意志品質,結合今天的實際有哪些具體的含義呢?我希望大家都要注意這種方面的訓練與修養。

創造精神,陶行知先生說得非常好,那種敢開辟、敢進入新的理論,也就是說敢于創新,不要單純模仿和崇拜外國。我們當然要向外國學習,但是我們不能僅僅向外國的東西去交作業。習總書記跟我們說,70后、80后、90后、00后,他們走出去看世界之前,中國已經可以平視這個世界了。盡管國外有很多好的東西,仍然值得我們學習和參考,但我們不能還是像過去那樣,只是向他們“交作業”,我們要能夠自立自強,不斷探索新的道理和新的方法,難道不是嗎!

我想在創造精神方面,至少有兩件事值得我們關注。第一,積極地探索實施素質教育的新辦法,克服辦學工作中的各種困難。我們素質教育實施了多少年,從上世紀90年代開始,我們取得了很大的成績,成績是肯定的,但是實事求是地說,我們還有很多的困難,還有一定的差距。我們怎么樣真正在學校里把素質教育落實在根本上,要去探索這些道路。換句話說,在實施素質教育過程當中有哪些難題需要大家克服的,要有一種創新精神。比如說教育評價,我們怎么樣能夠在學校中真正落實中央關于深化教育評價總體改革方案的各種要求,去改善結果評價,去豐富過程評價,包括增值評價和綜合評價,怎么把四種評價結合起來。怎么有充分的勇氣勇敢地抓住教育評價這個“牛鼻子”,促進素質教育的全面實施?怎么去做?怎么去創新?這就是我們要做的一件事、要去完成的一件事。

第二,能不能積極探索創新人才的成長規律。在基礎教育階段,雖然我們不一定提人才,更多是提人的培養,但它可以為將來的人才、特別是創新人才的成長奠定一個基礎。尤其是到高中的時候,怎樣能夠順利地過渡到大學,作為基礎教育和大學教育的一個中間環節,我們怎么去培養學生的創新意識?這種創新意識的培養,實際上也與學前教育,甚至與小學教育有關。對兒童來說,我們是用教育還是用管理更合適呢?正如赫爾巴特所說的那樣,對于兒童來說,我們更多是不要督促他們去做什么,更主要的是阻止他們做一些不明智的行為,包括傷害自己和傷害他人;讓他們有更多的靈性與自由,能夠按照自己的本性或本能去發展。這也是創新人才的成長規律。再舉一個例子,我們怎么去培養男孩子的陽剛之氣?雖然現在人口調查中男性已經超出女性,可如果男孩子沒有陽剛之氣、女孩沒有創造精神,整個新一代沒有一定創新性的話,我們民族的偉大復興會怎么樣呢?大家可以想一想這件事,這是教育家的責任。這就是陶行知先生所說的,教育家要有一種創新精神,包括我們探索實施素質教育,真正把素質教育貫徹到底,真正把立德樹人的目標貫徹到底,真正去體現一種創新人才的培養規律。

陶行知先生講的開辟精神,在今天則是要開辟一些新的更寬更多的道路去實現中華民族偉大復興,為黨育人、為國育才的宏偉目標,完成培養社會主義建設者和接班人,提高中華民族國民整體素質的使命。我們要開辟新的道路,開辟新的計劃、新的空間來培育他們,使他們成長。這種開拓精神同樣有兩個方面:第一,學校發展的新空間,校園當然是學生成長的重要空間,但在如今的信息化社會中,孩子們心中的世界已經遠遠超出校園與課堂,他們成長的空間已經得到極大的擴展。我們怎么樣能夠把學校的教育和學校外的教育結合起來,是一個很大的挑戰。大家都知道,孩子們現在使用的語言與教學語言已經有很大的不同;在他們整個知識儲備里,他們所學到的知識可能有越來越大的比例不是在課堂和課本上學到的,甚至平常所用的語言、所交流的、所熱心的東西也并不一定是書本上的。怎么把它們結合起來,我們能不能開辟新的辦學空間,在社會中、在操場上、在云端里,尤其是通過網絡來進行孩子的教育呢?我們是不是也有足夠的辦法,利用網絡資源、信息社會的力量,包括教育信息技術的發展、互聯網智能化等,去開辟出學校教育的新空間呢?而不是僅僅在這里說這個不行、那個不行,或者簡單接受它們。我曾經和一些很有名的教育公司的專家在一塊討論這個話題,聽他們講、向他們學習,坦率地說,有些公司在教育技術領域中,他們走得挺快,也挺前沿的。他們也在探索,我們也應該肯定他們。但也形成了很多問題。例如,通過信息技術來實施教育評價,給學生打分,試圖減輕教師判改作業的負擔,這樣的動機是好的。但是大家有深刻的體會,給學生判改作業豈止是打一個分呢?那是老師了解學生非常重要的途徑??!而學生的作業,包括他們不同的解題方式反映了不同的思維方式啊。我們能不能夠在這種云端里,讓課堂得到一種新的合理的拓展、構建一種新的、符合教育規律的教育環境?如果教育就是要創造一種新的環境,我們面對網絡、面對虛擬空間,這樣一種新的環境該有什么樣的開辟精神呢?第二,除了學校的發展空間要開辟,我們還要為所有學生的成長開辟一個新的更廣闊的空間,提供更多健康成長的機會和途徑。各位老師,你們的胸懷就是學生成長的空間。你有這樣的胸懷嗎?你的胸懷有多大,學生就有多大的成長空間。而你的胸懷就在于你能不能接納不同的學生?接納,不一定認可他的做法,但是能接納他;接納,并不一定同意他這些東西,但能接納他;接納,并不一定接受,但是我能夠在我的班級里、在我的胸懷里,給這個學生同樣的成長空間。這是一種修養問題,這是一種道德修養。我們說要有仁愛之心,仁愛之心落到教育、教學,落到教師的實踐中,就是你能夠接納不同的學生。誰都知道孩子們是千奇百怪,是千樣萬態的。就像所謂天底下沒有任何兩片相同的樹葉,世界也沒有任何兩個相同的學生,你能接納他嗎?你能用你的胸懷為他的成長提供更大的空間嗎?這是一種開辟精神。沒有這種開辟精神,你僅僅是用你自己的標準去要求學生,那是不行的。

有一句非常有名的成語,叫做“條條大道通羅馬”,這句話可是很有教育含義的。教師都是知識分子、都是學者,可是我們作為教師的知識分子和一般的知識分子、和一般的學者的區別在哪呢?我們的師范大學和清華大學、北京大學在人才培養上,作為教師的培養和一般學術人才的培養區別在哪呢?這是非常重要的學術與教育問題,是在人才培養上的開辟精神?!皸l條大道通羅馬”,是指到羅馬去有很多不同的道路。如果我們按照一般的角度來解釋它,包括我自己的詮釋與體會,它指的是我們教師和其他學者的學術道路起初可能都是一樣的。要不斷地去學習,追尋真理、獲取知識、提升我們的境界,包括實現我們對社會的一種責任。我們一步一步把羅馬這樣一個假想的目標作為我們的目的地。我們奔向羅馬,不斷學習、不斷實踐、不斷探索、不斷總結。我們和其他學者一塊都到了羅馬城里頭,可是在這個時候,作為教師、教育家和科學家,他們的分野就開始出現了。作為科學家,要深入到羅馬里頭去,探索它的街巷、各種風景點,包括角斗場、皇宮等等,他們在里面繼續探索。作為教育家,當然也要探索,可是他在里面逗留一段時間以后,他們又離開了羅馬,他們走出來了。他們走出來干嘛呢?他們要把別人帶到羅馬去,他們自己到了羅馬以后還要帶別人,即引導學生去羅馬,這是他們的責任與使命、他們的偉大之處,這是他們的價值。但是他又不能簡單地帶學生走他去羅馬同樣的道路,而要根據不同學生的特點和優勢,包括長處,選擇他去羅馬最適合的路子。所以老師心中應該有更遼闊、更恢弘的路線圖,可以根據不同兒童、不同學生的特點帶他走一條適合去羅馬的道路,并且在這條道路上瀏覽世界的風光、拓展知識、增長他的才華。這樣,他同樣是一個很了不起的學者,并不僅僅停留在羅馬城就是了不起的學者,這就是他的接納、他的胸懷和他的開辟精神。所以這樣一種創造精神、開辟精神,恰恰是作為教育家,或者是未來教育家應該去探索、應該去實踐的。

坦率說中國的教育改革發展取得了很大的成績,但還是有很多需要去創新、去開拓的地方,有很多很多值得我們去總結的地方。在教育與學習中是不是還有值得我們去探索的空間?是不是還有值得我們去挖掘的東西?是不是還有那些帶有水分的虛假的東西呢?我想,在我們的教育中還有很多“奧妙新理”需要我們去探索。在教育領域中,還有很多尚未開墾的荒地,我們的教師、未來的教育家應該有魄力敢于創新、勇于開辟,去發現教育中存在的困難與探索解決問題的道理。

養成的功夫

當然,陶行知先生在說這兩個教育家的標準之后,又給我們提出了一個問題,即這種人才究竟要到什么時候才能出現呢?究竟由什么學校來造就呢?究竟用什么方法來養成呢?這也是我們現在最關心的問題。

我現在可以回答前面兩個問題,然后嘗試回答第三個問題。首先,這個時候應該出現了,我們到了中華民族偉大復興的時候,我們需要有一大批的教育家,也已經涌現了一批教育家。試想之,如果沒有一大批教育家,我們能說中國教育、中國教育的現代化和中華民族的偉大復興嗎?其次,由什么學校來造就?我覺得,北師大就可以造就呀,這也是北師大義不容辭的責任與使命。

但是究竟要用什么方法去養成呢?我下面來回答這個問題,因為光說道理而不去做,這不是一個教育家的樣子。陶行知先生作為一個教育家,他樹立的榜樣,不僅是有很多很好的教育理念,同時他去從事大量的教育實踐,包括在曉莊師范學校、江蘇教育會的各種活動,等等。

我在這里想引用《大學》第一章的話談一點我自己的理解,“大學之道,在明明德,在親民,在止于至善”,我們都會背這些話,背得都非常熟,從來也不會忘記。但是后面有些話大家就不一定記得了,“知止而后有定,定而后能靜,靜而后能安,安而后能慮,慮而后能得。物有本末,事有終始,知所先后,則近道矣”。這里實際上就給了我們一種修養和鍛煉的方法,即 “定、靜、安、慮、得”的方法。

所謂“定”,按照朱熹《四書集注》的說法,叫做“志有定向”,說的是一種定力,你是否能夠抵御外部的各種誘惑?特別是優秀的教師和校長,面對很多的誘惑。有人會請你們做這個事、有人會請你們做那個事,甚至有很多人給你提供更多的機會去干別的事??墒悄阌袥]有定力,能不能抗拒這種誘惑?這是“優秀的風險”。我在清華一些學院的開學典禮上跟大家說,我并不擔心你們的智商,也不懷疑你們的認知能力,但是我不能保證你們將來能夠成功。而我之所以有這種憂慮是因為我不知道你們的意志品質怎么樣。因為優秀的人經常機會多、誘惑多。什么都可以干、什么都能干,于是乎騎驢找馬,這山望著那山高,一會兒跳到那兒、一會兒干這個,沒有一種定力。我們要有創新精神、要有開辟精神,但我覺得各位首先要有一種定力,在你的學校里安安心心地干好,如果有可能就干一輩子,一個小學教師、小學校長、中學校長也是值得干一輩子的,是值得的!這是一個定力。做教育尤其需要這樣一種定力,因為我們都知道教育一個非常重要的規律就是長周期。我甚至建議大家在有這種定力的時候,真正做一點長遠的規劃。10年、20年的規劃,而不是做3年規劃,做2年拍拍屁股就走了。這是定力。我曾經請清華大學的校友會把優秀校友的材料幫我收集一下,整理和分析那些優秀的畢業生、優秀校友,從畢業以后的第一份工作到第一次調整工作的周期、時間有多長?當然,有的是因為工作的原因調整,基本上都在十年以上。清華的學生非常優秀,坦率地說,他們面臨的誘惑也非常大,但其實優秀教師校長面臨的誘惑比他們更大。

靜,即安靜。如果說定力是抵御一種外部的誘惑,那么安靜則是你抵御自己內心的躁動。朱熹說,所謂靜為“謂心不妄動”,心能夠靜下來。它是一種狀態,一種能夠把握自己的修身方式和途徑。實際上真正引起人們不安和浮躁的因素,更多是來自于自己本身,所以克服和抵御內心的躁動就是靜。這個靜也有方法的,這個方法就是做減法。老子《道德經》里面有一句非常有名的話,叫做“為學日益,為道日損”,意思是我們每天讀書要增加新的知識、每天工作要增加新的經驗,可是對于道德修養來說,對于追求的目標來說,對于內心的欲望來說,需要做一些減法,讓自己的欲望少一點、單純一點、專一一點。大家看有很多優秀的運動員,包括乒乓球運動員、網球運動員、體操運動員等,本來平時鍛煉時水平都很高,可是到關鍵時刻動作失常了,為什么?想法太多。足球比賽罰點球的時候,某些非常優秀的運動員也會出錯,重要原因之一就是想法太多,想法太多動作就會變形,是這個道理吧。人不要有那么多想法,單純一點。做教育家就是要能夠安靜,不要成天在外面開會,成天在外頭跑。要怎么做到“靜”?就是安安心心在學校里工作,一周5天,至少保證4天半在學校待著。這就是“靜”的修煉方式。實際上我知道很多校長周末都在學校里,大家能不能5天工作時間,有4天半在學校待著,不出去?有些不重要的開會可以讓別人替你。我可不是教你去敷衍,我是需要你把主責放在身上。過去蔣南翔校長在清華工作的時候,他對學校的干部、老師都提出這種要求。有的時候,靜是一種智慧的表現,是非常有價值的。

安,在“定”和“靜”以后就能夠“安安心心”地工作。朱熹的“謂所處而安”,就是待在這個地方安安心心做事,能夠專心致志把工作做好。所謂安心并不是不變,而是對變化有一種積極的預期,能夠在不確定中找到確定的東西?,F在世界發展這么迅速,教育也發展得很迅速,可是我們能不能在這樣一種快速變化中讓自己能夠有一定的“安”呢?不是犬儒主義的態度,也不是安于現狀,而是能夠把握規律,知道這種事怎么發展,對變化有一種積極的預期。這就是你的智慧、你的安。能夠在駕馭、把握規律的基礎上從容對待社會與教育的發展和變革,以及各種各樣的政策。有人會說現在教育改革的政策太多、各種文件太多,實際上關鍵在你內心能不能安、內心能不能把握這個規律。各種各樣的政策文件,其實都是體現了教育規律,其目的都是一個,即培養社會主義的建設者和接班人,培養德智體美勞全面發展的人,都是要更好地實施素質教育。抓住了這個關鍵與核心,我們的心就能夠“安”下來了。

慮,按照朱熹的說法,就是要“處事精詳”,做事要能夠思考,要能夠提升自己的精神,能夠有一種很好的思維和思想的水平?!饵S帝內經》里面有對這個“慮”的解釋:“所以任物者謂之心,心有所憶謂之意,意之所存謂之志,因志而存變謂之思,因思而遠慕謂之慮,因慮而處物謂之智?!睉]和思是不一樣的,思是目前對某件事情的想法,而慮是對事物長遠發展的思考,是對長遠事務的慕、向往和思考。

得,什么叫“得”呢?當然是一種結果,通過前面的定、靜、安和慮,當然會有收獲。請大家注意,這個收獲并不單純是物質上的收獲,也不是各種頭銜、名利的收獲,更重要的是什么?按照鄭玄所說的,“得”是“謂得事之宜”,講的是作為一個教育家,能夠言行得體,這是得的含義,得體真的是非常高的境界。一個人固然可以很有學問,也可以很有財富,或者是很漂亮,等等,但更重要的是得體。我覺得一個教育家做人做事最重要就是能夠得體,做人的境界和品位最重要的就是得體?!拔镉斜灸?、事有終始,知所先后”,就是能夠按照事情的本末、終始、先后或輕重緩急進行實踐,只有在你的工作中把握什么是最重要的,做到善始善終,能夠分清輕重緩急,這就是得體。你能做到這一條,“則近道矣”,就可以逐漸成為一名教育家了。

我想,作為一個教育家的修煉,可以有很多很多的辦法。但《大學》說的“定、靜、安、慮、得”,至少是一種可以供大家考慮的選項吧!而且,能夠做到這些,我覺得就非常不錯了。用原來清華的教務長,也是一個非常有名的教育家,或者說是優生學家、社會學家潘光旦先生的話,這是非常重要的五步修養的功夫。

這也就是教育家的“樣子”。

  

作者系著名教育社會學家,清華大學校務委員會副主任,清華大學文科資深教授、博士生導師,清華大學原副校長。本文系作者在“未來教育家成長計劃”啟航儀式暨新時代校長高峰論壇上的報告,有修改)

  

文章來源:《人民教育》雜志微信公眾號2021-06-03

本文作者:謝維和


發布者:   發布日期: 2021-07-23     返回
陶行知研究中心
少妇被粗大的猛烈进出69影院,国产成人精品日本亚洲77,中文字幕制服丝袜第57页,美女视频黄频A美女大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