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ar id="lnrbt"><video id="lnrbt"><listing id="lnrbt"></listing></video></var><var id="lnrbt"><strike id="lnrbt"></strike></var>
<var id="lnrbt"></var>
<menuitem id="lnrbt"></menuitem>
<menuitem id="lnrbt"></menuitem>
<var id="lnrbt"></var>
<var id="lnrbt"><video id="lnrbt"><listing id="lnrbt"></listing></video></var>
登錄
您的位置:  首頁  海外瞭望
  

德國政府為全民閱讀盟誓

  

“讀一本好書,就是和許多高尚的人談話?!钡聡?,一個詩人與哲人的國度,對國民閱讀素養的重視程度也與日俱增。近日,德國聯邦教科部召集150余個《國家閱讀公約》合作伙伴匯聚國家閱讀峰會。這是德國有史以來首次以國家名義制定閱讀公約并召開閱讀峰會。峰會正式啟動的公約力爭實現三大目標,包括所有公民都能認識閱讀意義、所有相關舉措都能優化閱讀供給、所有兒童都能掌握閱讀能力。施策從三個層面鋪展開來,包括以國家戰略凝聚共識、以界別集結助推共建、以全民教育實現共贏。

共識:一項國家戰略

德國學生深陷閱讀素養危機。國際閱讀素養進步研究項目(PIRLS2016年結果顯示,18.9%的德國10歲小學生遭遇閱讀理解障礙,得分低于歐盟與經濟合作與發展組織(以下簡稱“經合組織”)均值,且國際排名大幅下滑。國際學生評估項目(PISA2018年結果顯示,20.7%的德國15歲中學生閱讀素養嚴重虧欠。學生閱讀素養危機直接引發成人閱讀困境,即620萬名1864歲德國人無法流暢閱讀,繼而導致300多萬名德國兒童未能獲得成人給予的閱讀支持。由此,德國圖書貿易協會2018年與德國筆會中心共同起草《漢堡宣言》,向聯邦教科部呼吁閱讀促進的政府作為。這場本土危機更因2015年難民潮而加劇。在小學階段,本土學生與移民學生的閱讀素養等級相差一個學期(父母一方為移民)甚或一個學年(父母雙方均為移民)。接納并培養難民,既是國際道義之舉,亦為人力開發之策。

德國政府凝聚社會各界共識?!秶议喿x公約》早在2019年秋便由德國閱讀促進基金會和德國圖書貿易協會共同發起,囊括了歐洲議會、經合組織、德國高校校長聯席會議與德國聯邦家長委員會等150余個合作伙伴。此次峰會,德國聯邦教科部擔任公約盟主并提供財政支持。閱讀公約由民間倡議發展成為國家戰略,其旨意在峰會發布的宣傳海報即可窺見一斑。畫面展示男女孩童超人形象,配以“閱讀——真正的超級力量”的口號。超級力量,既暗含德國對全球競爭的憂患,亦折射德國對持續發展的夢想。讓德國聯邦政府如坐針氈的更有新冠肺炎疫情,網絡過度使用因隔離生活而急劇激化。據德國聯邦健康教育中心報告,在電腦游戲與網絡娛樂方面,1217歲的德國少年周均22.8小時,1825歲的德國青年周均23.6小時。作為學生核心素養,閱讀素養必然涵蓋數字信息素養,幫助學生駕馭并塑造數字生活與智能社會。

共建:一次界別集結

國家閱讀公約孕育機制創新。閱讀,貫穿生命全過程,覆蓋社會各成員,遍及生活諸多領域。閱讀促進須群策群力。加入閱讀公約的150余個合作伙伴涵蓋社會各界別,各司其職、各盡所能、各展所長。政界的聯邦勞工署為失業與轉崗職工提供閱讀補助金;宗教界的“慈善新教”組織為未成年難民提供閱讀輔導與入學支持;經濟界的亞馬遜跨境電商平臺以圖書銷售的低價、優質和便利支持公約;社團界的德國工會聯盟讓閱讀成為每位職工的生活方式;公益界的“小科學家之家”基金會以創刊《果真如此》促進STEM閱讀;學術界的德國成人教育研究院重在以閱讀助力掃除文盲尤其是功能性文盲。個體亦可作為,少兒文學作家保羅·馬倡議“書香幼兒園”認證與掛牌活動。

國家閱讀公約融匯供給創意。峰會提出實現公約目標的路徑——創新理念、適宜產品、全國推廣,三者合一即改革閱讀的供給側。自1997年,德國在各聯邦州文教部部長倡議下,兒童閱讀促進公益項目“我送你一個故事”推陳出新,成為德國最大的圖書進?;顒?。世界讀書日當天,100多萬名中小學銜接的各年級學生以班級建制,手持贈券赴當地指定書店,領取為世界讀書日定制的贈書,教師則獲贈指導手冊。當天11點,出版贈書的貝塔斯曼少兒出版社組織在線讀書會,各班可與作者對話,并獲悉圖書出版流程。學生由此明晰,書店與出版社如同學校與圖書館,皆為閱讀促進重鎮。為點燃學生家庭對世界讀書日的參與熱情,自讀書日至學期末,德國郵政會送上一份門前的閱讀驚喜。

共贏:一場全民教育

全民閱讀全面提升國民素質。閱讀是開啟并走向教育人生的階梯,而拾階而上的就是國民素質。由此斷言,閱讀即教育。兒童學會閱讀需要同伴的陪伴與成人的指導,而陪伴者與指導者亦可從中獲得閱讀體驗的升華與國民素質的躍升。故而,每一項閱讀促進活動盡可能惠及更多群體,由德國圖書貿易協會2011年發起的“閱讀袋”活動便是范例。袋內裝有一本出版社與書店聯合贈閱的初級讀物,一冊針對家長的閱讀指導手冊,一塊寫有“正在閱讀,請勿打擾”的門把手牌。每只閱讀袋都是獨一無二的作品,由一年級學生畫上童趣與愛心,并在來年開學之際作為見面禮送給新生。閱讀袋可使兒童將閱讀所獲得的認知轉換為筆下圖畫。在校牽學長的手,在家牽家長的手,“大手牽小手”式閱讀讓新生頓悟,漫漫教育人生路總是在陪伴與被陪伴之中走過。

書香社會徹底暴露結構問題。公約與峰會看似德國版的“促進全民閱讀,構建書香社會”,但良好意愿最易暴露結構問題。從橫向結構來看,公約雖成功構筑起一條閱讀促進統一戰線,卻并未出臺一個系統性施策方案,僅把各合作伙伴現有的閱讀促進項目作拼盤式處理。公約指向人的全面發展,而非僅限于喚醒閱讀意識與點燃閱讀興趣,那么,閱讀促進務必著力于個體發展的全面性與終身性。作為公約盟主的聯邦教科部顯然難以勝任,這一重任須由一個超部門與超界別的國家機構肩負。從縱向結構來看,德國的聯邦制過度強化各州的教育主權,尤其在承擔閱讀促進最具基礎性工作的中小學校,各州之間壁壘森嚴,與聯邦政府合作如履薄冰。已從民間倡議上升為國家戰略的公約,雖有財政保障,卻無法律護佑。如果把公約置于國家利益與民族尊嚴之下,破解聯邦制痼疾的良機或指日可待。氤氳書香一旦溢滿校園,強國之基便可夯實。

  

(作者單位系上海師范大學國際與比較教育研究院)

作者:俞可 黃旖旎

文章來源:《中國教育報》2021年06月10日第9版  版名:環球周刊 


發布者:   發布日期: 2021-07-13     返回
陶行知研究中心
少妇被粗大的猛烈进出69影院,国产成人精品日本亚洲77,中文字幕制服丝袜第57页,美女视频黄频A美女大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