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ar id="lnrbt"><video id="lnrbt"><listing id="lnrbt"></listing></video></var><var id="lnrbt"><strike id="lnrbt"></strike></var>
<var id="lnrbt"></var>
<menuitem id="lnrbt"></menuitem>
<menuitem id="lnrbt"></menuitem>
<var id="lnrbt"></var>
<var id="lnrbt"><video id="lnrbt"><listing id="lnrbt"></listing></video></var>
登錄
您的位置:  首頁  校園掠影
  

幼教中心開啟園所“組團”發展

2008年8月之前,太倉的幼兒園均附屬于小學而設,缺乏自主權。對大多數幼兒園來說,無論是硬件還是軟件的發展,都受到嚴重制約。就連城區最好的幼兒園,也面臨著人財物的缺乏與教師隊伍持續發展的不足。這種情況,嚴重阻礙了幼兒園的進一步發展。

痛則思變。如何才能改變幼兒園發展的困境,是擺在當時太倉教育行政部門面前的一道難題。于是,以幼兒園從小學剝離為起點,我們探索出了一種全新的管理模式——幼教中心統一管理,開啟了幼兒園“組團”發展之路。

幼兒園從小學剝離,組團整合為幼教中心

立足當時的情況,我們意識到,幼兒園發展受制約的主要原因是附屬于小學,導致幼兒園缺乏自主權,缺少積極性。因此,改變的第一步必然是幼兒園從小學脫離。怎樣離?是逐步離、逐漸脫,還是一起離?從學前教育全局發展出發,太倉市教育局提出了“全面脫離”的思路。唯有全面脫離,才能改變發展受制約的情況,獲得根本性改變。

然而,將幼兒園全面獨立,面臨的是一個個新困境。

困境一:園所發展差異大。由于城鄉地域差異,幼兒園在師資、辦園條件、保教質量等方面存在較大差異,獨立后如何實現共同發展、均衡發展是一個突出難題。

困境二:管理人員匱乏。由于長期附屬于小學,園長缺少獨立管理園所的經驗,尤其在財務、人事、黨群總務等方面的管理經驗幾乎為零。幼兒園管理團隊更是配置不足,獨立后將面臨管理人員不足的難題。

基于此,教育局創新提出了成立“幼教中心”,即將太倉市所有公辦園與小學脫鉤,將同一區鎮內的多所公辦園組團整合,組建幼教中心。通過管理體制改革,著力推進全市城鄉幼兒園均衡發展。這是具有區域特色的學前教育管理體制創新,它既保證了幼兒園享有辦園自主權,又發揮了幼教中心在人員、經費等方面的統籌協調作用,中心內各園做到資源共享,優勢互補,實現快速均衡發展。

幼教中心統籌管理下屬各幼兒園的人、財、物,組織開展中心內各園保育、教育等各項工作,加強師資隊伍建設,集中力量改變下屬幼兒園軟硬件相對落后的面貌。幼教中心經費單獨結算,任何部門和單位不得平調、截留、挪用。

隨后,一批批城區優質園的管理、業務人才,調任鄉鎮幼教中心任職、任教。一期期管理培訓綿延開展,從園長課程領導力的認識與學習到公辦園的管理策略,從校園文化建設到課程建設,從教師專業成長到衛生保健工作要求……量身定制的培訓,讓一批批優秀、專業的幼教管理人員快速成長,實現了幼兒園從附屬到獨立的平穩過渡。

人財物統籌,教育資源效益最大化

幼教中心體制下的一體化管理,真正打破了園所間的壁壘,實現了人、財、物的統籌管理與調配,發揮了教育資源效益的最大化。

中心內哪所幼兒園骨干教師不足,哪所幼兒園硬件設備相對落后,哪所幼兒園建設項目需要經費,哪所幼兒園今年面臨生源超額、幼兒入園難等問題,馬上就可以進行中心內的統籌調配,快速高效解決問題。

比如,太倉市實驗幼教中心下屬婁東、實驗、華盛三個園所。位于老城區的婁東幼兒園,園舍面積小,生源聚集,面臨入園難問題。中心及時摸排生源居住地情況,將一部分學區屬于婁東幼兒園,但居住地又相對臨近實驗幼兒園的幼兒調整到該園就學。由于同屬一個單位,師資也能靈活調配流動,教育質量又有保障,家長也欣然接受,很快解決了問題。

與聯盟或者集團化辦園不同,幼教中心從性質上來說,是完全合并的完整組織,也因此具有彼此融合的天然優勢。就如同一個多子女的家庭,中心內園所間很容易突破隔閡的邊界,彼此深度融合。

集中管理,引領園所內涵發展

幼教中心體制下的一體化管理,最突出的優勢還在于它能通過集中管理,對各個幼兒園內涵發展發揮強大的引領作用。

每個幼教中心在中心層級的管理崗位配置上,設有1名中心主任、1名分管業務的副主任、1名分管后勤的副主任、1名辦公室主任,分管明確,統領成效明顯。

中心主任需要對下屬各個幼兒園的管理進行全面指導,哪個園薄弱就重點指導哪里,哪個園有重大項目就蹲點哪個園指導,哪個園有成果就總結成中心的行動經驗進行各園推廣。

業務副主任統管中心內的教研、科研、培訓等工作。一個幼教中心就相當于一個教研指導責任區,在各園課程建設、教研實施、隊伍建設、課題研究等方面凸顯統整引領成效。如對園長、業務園長開展課程建設指導,引領各園管理者明確本園課程建設思路,修訂課程規劃,優化課程實施方案,做好頂層設計。在中心內實施項目式主題教研,通過教研螺旋推進,帶動各園所開展項目實踐。

在中心層面,分層組建教師培養團隊,對骨干教師、青年教師、新教師等不同團隊,實施中心內統一的團隊培訓管理,實現培訓資源的整合與共享,支持各園教師隊伍專業發展與提升。中心對各園課題實施統一規范的網絡化管理,對課題實踐活動進行深入指導,幫助課題組解決實際問題并進行創新實踐。

比如,今年是浮橋鎮幼教中心主任陸鶯英到鄉鎮幼教中心工作的第5年。用她的話說,作為一名中心主任,她走遍了中心內每一所幼兒園的每一個教室,對許多教師都留下了指導痕跡。

為各園所多元發展提供空間

幼教中心體制在實施一體化管理的同時,也為各個園所的多元化發展提供了足夠的空間。

幼教中心允許幼兒園自主確定辦園思路,而非將中心園的理念復制到其他園所。各園本身就具有不同的園情、生情背景,對園所原有文化、課程、特色等的保留與弘揚,可以讓下屬每個園在協同發展的道路上走出各自的特色步伐。

同樣,在課程建設、教研實施、課題研究等方面,我們始終遵循中心統整、系統實施,同時各園結合實際靈活開展的策略。

如在園本培訓中,中心層面進行全面規劃,一部分課程由中心層面集中培訓,另一部分則由各園結合本園所需自主開展,既實現了中心的培訓資源共享,又兼顧了各園的個性化需求。如在項目式主題教研開展中,我們要求各園開展創新性實踐,實現項目的個性化推進。又如在課題研究中,中心幫助各園審視園本研究實際,在各自原有基礎上尋求創生。

幼教中心的建立,重點解決了區域幼兒園均衡、高質量發展的問題,對發展受制約、地區學前教育發展不均衡的區域來說具有一定的借鑒意義。同時,與教育聯盟或者集團化辦園相比,幼教中心在融合的同時,又保留了各自幼兒園獨特發展的空間與路徑,實現了園所的特色發展。

經過13年的實踐,幼教中心這一創新的管理體制,也得以不斷優化。一方面,逐步理順了幼教中心與幼兒園的關系,進一步優化了中心管理職能,使其更好地引領中心下轄各園優質均衡發展。另一方面,調整優化了幼教中心管理半徑,從而確保了管理精細化。

(作者單位系江蘇省太倉市教師發展中心)

作者:張丹

來源:《中國教育報》


發布者:   發布日期: 2021-04-28     返回
陶行知研究中心
少妇被粗大的猛烈进出69影院,国产成人精品日本亚洲77,中文字幕制服丝袜第57页,美女视频黄频A美女大全